赴广西河池参加毕业实践
2015-09-18

文/林春晖  1972级

今年,我们北邮学子喜迎母校60周年大庆。40年前,我所在的北邮7213班,属于有线通信系,学习的是载波专业。我们于1972年5月入学,于1975年12月毕业。学校7月上完课,定于8月下旬开始进行毕业实践。我们班50名同学,毕业实践分为三个地点,其中大部分同学留在北京,其余6人在成都,16人去广西。我被分配去广西河池通信设备厂参加毕业实践。我们这一行共19人,包括蹇锡筠、吴如森两位老师,谢中平辅导员和16名同学,其中有5位女生和11位男生。

在毕业实践的出行过程中曾出现一个插曲,学校原计划8月下旬乘北京至昆明的列车,到广西下,已定好车票。但学校接到紧急通知,京广线在河南段由于发大水,冲垮了一段铁轨路基,需组织抢修,多趟走京广线的列车被迫停开,铁路开通时间无法确定。为了不耽误学生毕业实践,我系胡建栋主任临时做出决定,改由先到上海,然后转乘上海至昆明的列车。我们在上海停留了半天,大家自由活动,要求按规定时间集合。我和时好路、康志民、徐先明四人一行,首先参观了中国共产党一大会址。通过参观,进一步了解了我们党的历史,上海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90多年前,南湖红船上的星星之火,照亮了黑暗岁月。从此,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不断取得辉煌成就。我们走出中共一大会址后,照了一张外景四人合影照,过去整整40年,我至今一直保存着,觉得很有纪念意义。

傍晚,我们上了火车,同学们在硬座车箱,由于是临时换乘,只订到几张有座位的车票,多数同学是站票,行车一天多时间,要等中途有人下车才能有一个座位,大家轮换着坐,虽然很辛苦,但情绪很高,相互体贴和帮助。我们到达广西河池后,广西河池通信设备厂派车接我们,途经了一段盘山路,这里的山清水秀,气候宜人,路边毛竹郁郁葱葱、还有芭蕉及许多南方植物。当车开进工厂大门,就见到厂领导和工人师傅列队敲锣打鼓,热烈欢迎我们这些来自北京的大学生,场面令人激动难忘。该厂地处边远山区,交通不便,设施简陋,生活条件比较艰苦。但是,这里的人很朴实,待人非常热情,他们想方设法为我们实习和生活提供方便。

我们所经历的毕业实践,是设计和组装两台12路晶体管载波终端机样机。此前,广西壮族自治区通信比较落后,还没有12路载波机。同学们带着为改变广西通信落后面貌的决心参加这次毕业设计的。为完成好这项艰巨而光荣的任务,厂里和参加毕业实践的北邮师生共同组成研制组,由蹇锡筠副教授任组长,工厂技术组夏主任任副组长,学生与部分厂技术人员参加。厂里提出奋战90天完成载波样机的研制和生产,并召开了誓师大会,领导动员,学生、工人代表分别表示了决心。第二天,我们就开始进入紧张的研制攻关状态。在蹇老师的主持下,进行了总体技术方案论证,确定参照ZM-305(广州生产,国家一级)12路载波机变频方案,对各部件提出相应技术指标要求,确定样机总体目标达到国家二级标准。我们16位同学分为“有源组”(11人)和“无源组”(5人),并进行了任务分工。“有源组”由蹇锡筠老师(在校教我们载波专业课)负责,主要设计制作放大器、振荡器、调制(变频)器、音频通话等部件,“无源组”由吴如森老师(在校教我们网络课)负责,主要设计制作滤波器、均衡器等部件。每个同学分别负责一个部件的设计和制作,我具体承担了前群调制╱反调制器的设计和制作。这次会战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压力大,但这是提高我们实际工作能力的最好锻炼机会,也是对我们在校所学书本知识掌握情况的实际检验。由于我当兵后到入学前的两年在部队一直从事载波通信设备维护工作,对载波机的各部位功能比较熟悉,加上在工厂实习中积累的经验,又业余爱好组装半导体收音机,因此,对诸如制作印刷电路板、元件的焊接、组装、调试等作业都轻车熟路,我将重点放在电路设计及调试方面。大家接受任务后,在老师及工人师傅的指导和帮助下,很快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由于每个人承担的工作,都是整机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搞得不好或不能按期完成,都会影响全局。大家都自觉加班加点,将设计制作工作尽量往前赶,把更多时间留给系统联试。

该厂的领导和工人师傅对我们十分热情,非常关心,尽可能地给我们提供许多方便和照顾。来这里的同学多数是北方人,对西南地区的气候不太适应,对饮食也不太习惯。这里夏天气候炎热、潮湿,蚊虫叮咬厉害。不少同学生了病,有的感冒,有的皮肤过敏,厂里医务人员常来宿舍巡诊和送药。我和少数几位同学还算幸运,来工厂四个月里没有生过病。厂里每周播放电影,还调来一部电视机放工作室,使我们每天晚上都能收看新闻。厂里还经常组织篮球比赛,打球好的同学也常参加。我们星期天去县城要走几里山路,不太方便。但一路好风光,也使人很兴奋。厂里在几里外江边设有一处景点,有竹排,工人假日常去游玩。我和李三琦、康志民、吕奏绍等同学去过多次,这里十分幽静,江的两岸毛竹密布,旖旎景观尤如桂林山水甲天下,令人心旷神怡。在江边大吼一声,音波将传至远处的山涧中回放。这里江水既深又十分清澈。我们一会儿划竹排,一会在江里游泳。度过一周的紧张繁忙,到这里调整放松一下,心情格外爽快,疲惫一扫而光。度过愉快的周末,紧张的研制攻关又将开始。我们班同学党员多、军人多,政治素质好,在组织大型联合攻关活动中,同学们所具有的大局观、团队精神、精益求精和吃苦耐劳的作风处处体现出来。同学们与厂技术人员、工人师傅密切配合,克服了许多困难,蹇老师年纪较大,还常和同学们一起加班。他作为总设计师,责任心很强,对同学们设计的每个部件技术指标要求都非常严格,不达指标就反复调整试验,甚至推倒重来的也有,决不马虎凑合。他的行为对我们也是有很强的激励作用。经过一个多月紧张的设计和试验,取得了明显成效,各个部件的设计和调试工作都先后完成。10月中旬开始进入整机联试阶段。在整机联试过程中又遇到一些新情况,我印象最深的是,在群路输出端测试结果显示干扰信号很强,开始大家都认为是由发送端引起,逐步压缩和分段排查,但没找到原因,大家都很着急,也担心自己设计的部分有问题。师生们在一起进行了认真研究和分析,决定对整机所有部件逐个检查。经过反复试验,当断开接收端某个部件时,干扰信号即刻消失。故障原因是由于高频信号没有采取有效的屏蔽措施,对其他部件造成干扰。在整机联试中还有效解决了其他一些技术问题,做了系统优化和完善的工作。这时,大家初步看到了胜利的希望,更加信心十足。

最后阶段是生产两部12路载波终端机(A端和B端)样机,进行远程通信试验。试验方案确定,A端机设在南宁市,B端机设在武鸣县,两地距离近40公里。同学们分别在两地。通信试验开始后,两地同学们在预定的话路逐一进行通话,当听到对方宏量、清晰的声音时,心情格外激动。通话试验进行得比较顺利,这主要是前期工作做的扎实有效。确实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我们三个多月的艰苦努力没有白费,取得了成效。除了远程通话,我们还进行了各项预定的整机性能测试,结果表明,多项性能指标达到一级水平,个别指标超出。蹇老师比同学们还要高兴,更激动。原定该机为国家二级标准,我们已经完成了任务。此刻,他提出争取达到一级。他当时的心情怎样形容呢?就像一名跳高运动员比赛已经获得冠军,还要将橫杆再升高,向更高的水平冲刺。但是,一级标准要整机所有指标全部达到才能成立。测试结果,分路设备,滤波器带通指标不够一级,如再重新设计时间来不及。最后整机依然是国家二级水平。大家喜悦之外多少有些遗憾。

12月中旬,工厂组织召开了样机验收大会,全面总结了这次会战,经过全体师生和工厂技术人员、工人师傅90天团结奋战,圆满完成了两部12载波终端机研制生产任务,各项性能良好,达到并超过国家二级标准,在进一步改进和完善后可以投入生产。当晚,工厂举行了大会餐,大家相互致敬,畅谈友谊,场面十分热烈,令人难以忘怀。

第二天,厂里规定我们每位同学用三天时间,将自己负责设计的部件,编写详细的电路设计说明,元器件型号以及需要进一步改进的意见和建议。同学们都非常认真,如期完成提交工厂。工厂为了感谢北邮师生,专门安排我们游览了武鸣县附近的著名岩洞--伊岭岩,非常美丽,使人流连忘返。据说是几年前才开发出来,胜过桂林的七星岩和芦笛岩。1972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曾来到这里观光。

当我们身处祖国大西南边远山区紧张奋战,进行毕业实践之际,留在北京的同学说,北京正在掀起“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政治运动,校园张贴了许多大字报,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不受影响,去专心致志搞毕业实践。的确,我们这16位同学是很幸运的,当时没有受到政治因素的干扰,集中精力参加科研攻关,我们在离开校园之前就能面向社会,为改变广西自治区通信落后面貌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感到十分荣幸。这段经历在我们过去几十年后仍记忆犹新。

在北邮母校几年的学习和生活,不仅培养了我们学习掌握知识的能力,而且培养了我们勇于担当的社会责任感、团队意识和坚忍不拔的奋斗精神,这些对我们后来走向社会,担负重任,不断成长进步都十分重要,可以说是终身受益。

1975届7213班部分同学和老师赴广西河池毕业实践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