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高莫问顶 途中耳目新 ——与刘玉璋校友的深入访谈
2015-06-11

文/学生记者团

刘玉璋,北京校友会创业者分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现担任北京得实达康系统集成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邮电大学兼职教授。刘玉璋于1996年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获得通信与电子系统博士学位。博士毕业后,到荷兰爱立信智能网研究室从事博士后工作。博士后工作结束后,从97年10月开始,在荷兰爱立信的研发中心工作,先后担任软件工程师、系统工程师、系统架构师、系统经理、产品委员会主席。2002年,刘玉璋接受国务院华侨办公室的邀请,回国考察,并在同年8月份回国创业发展,在得实达康系统集成有限公司担任总裁。2011年,公司的核心项目“融合业务支撑环境关键技术与应用”获得2011年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2010年,刘玉璋创立万步网,万步网的“团队健走”产品服务了上千家大型企业和部委机关,成功地帮助几百万高端人士养成了每天一万步的生活习惯。2012年,刘玉璋获得健康中国“十大健康风尚人物”的称号。2014年,刘玉璋创立新睿桥牌。

 

 

 “大胆创新、眼光独到”八个大字,放在刘玉璋教授身上是再恰当不过了。无论是学生时代研究的科研项目、积累下的学术经验,还是之后在国外接触到的领域前沿,亦或是回国之后从技术到管理的转型、从电信业务运营到万步网再到新睿桥牌的跨越,他所迈出的每一步似乎都在告诉世人:智者无界,行者无疆。 

大学生活是人生中最青葱热血、思想最为活跃、充满无数可能性与方向性的阶段,这里不仅是连接着校园和社会的桥梁、引导我们走向社会的地方,更是点缀和珍藏了我们最美好年华的梦之归处。大学之于刘教授,除了美好的青葱记忆,更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92年天津大学本科毕业的他选择来到北邮攻读硕士,期间选择了硕博连读并于96年获得博士学位。四年的北邮记忆,他最为深刻的感受就是“自豪”,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沉稳睿智的面庞依旧会浮起孩子般满足的笑容。北邮学习期间,他便跟随导师陈俊亮院士做智能网项目,依靠当时学校不错的科研条件,他们做的智能网技术填补了国内的空白。北邮的智能网技术成功地转让给了华为,让华为的智能网有了很高的起点,缩短了华为在这个领域和国际一流电信制造商的差距。在此之前,中国的民族产业华为、中兴,相对于爱立信、阿尔卡特、摩托罗拉这样的跨国企业而言,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十分微小的。当时华为的交换机完全没法与国际水平相比,力量显得很薄弱,市场都在农村。在获得智能网技术后,华为取得了跨越式飞跃。一方面各地巨大的智能网采购投资让企业受益迅速增长,另一方面因为智能网要和交换机对接,所以华为的交换机也逐渐进入了全国各地像北京、上海这样的骨干网。这一系列发展变革从某种意义上成就了华为,促成了华为如今的发展壮大,成就了“现在欧美电信机房的设备大部分都是华为中兴的”传奇,让中国的通信行业得以“翻身”,从此走在世界前沿,开辟出一片新天地!

博士期间的研究经历对于他之后很长一段时间的道路都产生了重要影响。完成博士后研究后,他进入了位于荷兰的爱立信的智能网研发中心工作,负责爱立信全球的产品管理,一直到02年。而这段异国的工作生活经历,也让他收获良多。凭借着扎实的技术基础和过硬的能力水平,他在荷兰的公司得到了很快的提升,而正在这旁人看似人生已经迈向巅峰的时刻,他却毅然选择了回国。

似乎优秀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敢想敢做,并且对自身有清晰的定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从而懂得如何取舍。无论是博士毕业后去往荷兰,还是在异国事业有成后毅然选择回国,他都有自己的思考和见解。之所以去荷兰,是因为那时候的他“实在想出去看看”。那个时代的学生跟现在不一样,不如现在的机会多、选择多,所以做出这个决定他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各方面权衡的,在综合了时间成本、经验积累等多方面的因素之后,他最终决定去看看更广阔的世界,接触更多更新的东西。而在异国打拼出一片天地后选择回到祖国,一是因为对国内生活的怀念,身处异国,用别人的语言、参加别人的聚会,始终不如在祖国的怀抱中亲切;二则是因为在荷兰工作时晋升得很快,渐渐到了很高的位置,站上了这样一个高度,可能今后几十年的道路都看得很清楚了,继续留在那儿最多是一个高级打工仔,不会有创业机会了。而国内则不同,国内有亲人,更有机会。权衡各方因素,最终,他回到了祖国的怀抱。

回国初期,他并没有想要创业,而是想要找个公司做CTO,继续坚持做技术,于是他来到了刚成立不到两年的得实公司。在这里,再一次开始书写他的传奇。当时智能网技术在国内已经很成熟,这个公司主要的业务是帮助北邮的兄弟公司把智能网销售到海外。当时公司的优势是海外销售很强,代理国内的公司。在把产品卖给客户后,国外客户有很多定制化的需求,原厂商嫌订制化业务利润低不愿意做,但公司又不希望失去海外客户,所以希望在国内成立一个研发中心,为国外客户做定制化服务。在这个背景下他到了这个公司,第一个岗位是职业经理人,担任总裁,组织研发。因为有了在国外接受的专业训练和积累的丰富工作经验,在他的带领下,研发团队迅速成型,开发的产品满足了海外运营商苛刻的需求。到2004年,国内电信市场竞争日趋激烈,海外市场利润丰厚,很多国内公司纷纷建立了海外销售团队,华为和中兴也在其内。这样一来,得实依靠代理国内产品公司和定制化服务的商务模式走到了尽头,激烈的市场竞争导致04年时公司在海外几乎已经没有单子了。他们不得不面临一个选择:要么就解散,要么就做国内市场。这时他向董事会提出要去做国内市场。此时国内市场已经饱和,竞争惨烈,并且当时他从技术专家到销售转型的挑战也是很大的。他选择天津市场起步,一年的时间,犯了无数的错误,走了无数的弯路,最终还是在天津运营商获得突破,获得了一机多号业务的运营合同。继天津市场告捷后,他们先后在20多个省级运营商市场获得突破,在20多个省市建立了办事处,累计产生了几个亿的效益,并在2011年,和北邮联合申报的项目还获了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公司在0910年发展达到了高峰。而此时,他已经预见到了电信市场即将走下坡路,企业需要向互联网转型。顶着重重阻力,他创建了万步网,并在短期内找到了可行的商务模式。

万步网以“日行万步,健康长驻”为理念;以快乐健走、团队健走、科学健走为主要方式;通过倡导“每天一万步”让人们从强迫地走、到自觉地走、科学地走、快乐地走,最终走出亚健康,享受日行万步的健康生活。迄今,它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健康,加入到了健走队伍中来。“创业真经,需求为王”,起初提出“万步网”的概念,其实也是出于自身对于健康的需求。当时因为工作关系常应酬常喝酒,久而久之,肥胖、脂肪肝等问题也随之而来,于是他开始更加重视自己的身体健康。之前在荷兰时,他常参加羽毛球、桥牌等活动,身体保持得很好,所以在健康问题亮起红灯后,他开始尝试通过游泳、登山等活动恢复健康,但由于没有时间做,最终都没能取得有效的效果。10年时他开始坚持走路,平均一天走一万八千步,坚持四个月后体重下降了12公斤。在自己身上取得成效之后,他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方式,于是积极向身边同样处于亚健康的人推广。这个生活中的小插曲,又一次点亮了他的商机——将健走产业化。

但这一想法在当时遭到了董事会和很多朋友的不理解,因为大家都认为是很难从走路这种方式上找到商务模式,而且从电信到健走之间的跨度太大了。尽管如此,他还是坚持将自己的想法付诸实践。开始他送了朋友们很多计步器,但是很少有朋友坚持健走,于是在10年还没有“物联网”概念的情况下,后来他又做出了一款能上网的计步器,只要一插入就能同步。并且他开始监督身边的人坚持健走,渐渐发展为同事间相互监督,再后来还举办了健走比赛,健走比赛成为很多公司的一个大型活动。健走坚持了两三个月后,参加者都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随着越来越多人参与到健走活动中来,公司销售的计步器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最后他们的计步器卖到了几十个央企的总部,再次创造了一个行业的传奇。按照他的话说:“我们卖的不是计步器,而是帮你养成走路的习惯。”除此之外,他们还积极开展健康讲座。当时他两年内做了一百场多场健走讲座。凭借这样的健康理念和出色的成绩,他更是荣获12年“健康中国”健康风尚人物的殊荣。当时一同获奖的除他之外都是医学界的杰出贡献者,他是唯一一个来自IT行业的获奖人。2013年,他写了《健康,走为上策:坚持步行的惊人效果》出版了。这本书记载了他有关走路的故事,从自己开始走路有效果,到帮助几百万人养成每天一万步的生活习惯。

2013年,由于业务的调整,万步网由公司的另一位股东继续经营。通过股权购买和置换,刘玉璋获得了得实达康的控股权,完成了从职业经理人到创业者的最后一步。在继续深耕电信市场的同时,他又进军到一个新的领域——桥牌。

很多现在的北邮学子对于这位学长的认识与接触,都来自于桥牌。刘教授自去年起在北邮开设了桥牌选修课。可以说,桥牌是他与北邮之间的又一座桥梁与特殊的缘分。说到与桥牌的渊源,这就要追溯到他的高中时代。由同学引进门,之后就一直喜欢桥牌,不但是因为它有趣好玩,更是认识到了桥牌对于人的性格等方面的巨大影响。在他的教导与影响之下,他的两位女儿都是桥牌好手,其中小女儿更是在学习桥牌后很快就拿到了北京市比赛的冠军。桥牌是两个人的事,要想赢,必须学会合作,学会包容对方,主动承认错误,这非常锻炼一个人的情商。桥牌这对两个孩子的性格发展起到了很重要的影响,由此也给了他很大的触动。都说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但两个三个在一起就不好说了。我们需要更懂得如何合作。刘玉璋觉得推广桥牌对于提升民族文化和素质是很有帮助的,这也是很多高瞻远瞩的中央领导也都致力于推广桥牌的原因。桥牌不但是他的兴趣爱好,更是他一直想要进入发展的领域,到14年初,他就开始一方面做电信,一方面做桥牌。到现在,新睿桥牌已经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桥牌社区了。

谈及从技术人员到管理者的转型,他笑着回答:“都是被逼出来的”。当时被迫做市场销售,因为如果不做,一手创建的技术团队就要解散了。做万步网是因为已经预见到电信行业已经要走下坡路,需要向互联网转型。做桥牌是因为万步网不能按我希望的方向走下去了。而这样的前瞻力、创造力与执行力,最终让他在一个又一个的领域取得成功,迈上了一个又一个的台阶。

随着国家对大学生创业、创新的呼声越来越高,不少大学生也抓住机遇,以此为契机,选择不是“等待机会”,而是去“创造机会”。针对北邮学子创业,他也提出了很多自己的看法与经验:就创业而言,他认为如果是做小事,不妨毕业就去着手干;但如果要做一件大事,就需要积累。他建议先在有分量的公司工作几年,并且有能力升到一个较高的位置,这时候再创业起点就高了。这对于现在众多想要创业、创新的大学生都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六十载岁月如歌,颂甲子风华正茂。值母校甲子华诞之际,刘教授也对母校未来的发展提出了一些自己的建议。他认为北邮学生的人文底蕴有些薄弱,多看历史文学方面的书,会有很多借鉴意义。从学校的长远发展,北邮还是要坚持自己的通信特色,全国这么多大学,失去特色就失去了机会。对于现在北邮学子,他衷心建议应该学会长期地坚持做好一件事情,这种习惯培养得越早越好。刘玉璋提出在与人交往方面,应注重三点:一是做有能力的好人,二是尽早养成诚实、守信的好品质,三是做好小事。望广大青年学子能以此为准则,培养起受益一生的好品质。最后,他也献上了对母校最真挚的祝福:“希望创业和创新的文化在学校生根发芽,不断深度发展,希望北邮能像斯坦福一样,以创业见长。”相信一代又一代的北邮人定将永远传承“厚德,博学,敬业,乐群”的校训,集结所有的赤诚、智慧与勤奋,献礼母校六十华诞,开拓北邮更加辉煌的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