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新年展望——在差异化中寻觅机会
2015-03-10

采访对象:77级校友王巍

引文:

 对远山先生(王巍先生笔名)的关注,缘起一场论战。2013年全球金融市场最大的悬念在于美联储何时何种方式退出QE。主流预测认为美联储退出QE将在9月份开始,2014年二季度完成。远山独树一帜,他在2013617日微博预判“QE的退出老鹰认为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快,最早将在12FOMC会议后开始实施,美联储用近一年的时间来结束量化宽松。”果真如他所料:20131219日美联储在议息会议(FOMC)结束后宣布开始削减CE,彻底退出的时间为201410月份。因为201411月无议息会议召开,10月份恰处“近一年”的时间窗口。从开始时点到退出过程,全部精确命中!

QE退出的预测令人印象深刻,随后的年度预测更加令人惊叹。

 20131230日,远山发表《2014新年展望》。当我们一年以后回顾此文,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存在!

文载:“美元/日元2014年将冲击115,极限120”;

实况:美元/日元11月中旬突破115128日创全年高点121.84后回落在115-120区间,精确!

文载:“2014年澳币/美元有可能下探至0.81-0.83一带盘整。”

实况:澳币/美元1223日跌至0.8084全年最低点后后回升至0.81-0.83区间内,精确!

文载:“2014年美元指数将在79-89区间波动。”

实况:美元指数201458日创全年最低78.911230日创最高90.32,准确!

 

这是一份全球经济学家做梦都想做出的预测,一份金光闪闪的投资宝典。一篇奇文,一位奇人。23年国内、18年国际证券市场操盘经验,大侠般驰骋全球各个市场,刀光剑影中从容应战、斩获后绝尘而去。中国股市“最资深”投资人,全球资产配置的拓荒者。问计2015,非远山莫属。

2015年的全球金融市场将如何运行?全球资产配置的策略将如何制定?毫无疑问,远山是值得我们倾听的那位。一个寒风凛冽但阳光明媚的冬日(1215日),在茶香四溢的高尔夫俱乐部贵宾室,在三小时的专访中,远山带我们纵贯全球,展开一场奇妙的环球投资之旅。

 

Q:《2014新年展望》中你写到“全球资本逐利的游戏规则正在发生质的转变,而2014年可能就是转折年。”果然,我们2014年看到QE逐步退出,美元强劲上涨,国际油价暴跌。转折之后会是什么?你会用一句什么样的话来描述2015年的全球金融市场的整体状态?

A2015年是转折之后保持趋势的一年,相对而言新投资机会比2014年少。

Q:全球资产配置将更具挑战?

A:是的。虽然国内有不少资产管理部门宣称为客户提供全球资产配置服务,但实际上能够真正深刻理解资产全球配置的人乃凤毛麟角。从粗大线条讲,全球资产配置要分为全球战略资产配置和战术资产配置。两种配置功能不同,发挥的作用亦不同。战略资产在定义的趋势中取得投资收益,战术资产的主要作用是在对冲风险敞口、平滑利润曲线上发挥作用的同时择机获取额外收益。明年要从不利的态势中间寻觅一些新机会,所以战略投资组合上会有些变化,同时战术配置可能会在2015年比2014年起到更为重要的作用。2015年和2014年相比,相同部分就是我们的可持续投资,2014年这样做,2015年这个趋势还在,那么继续延续之前的这个模式,盈利要求稳健上行。这是我们一直追求的。2014年展望中很多趋势分析在2015年仍然有效。

Q2015年较2014年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A:一句话,全球经济发展进程的差异化对我们经济学的传统周期理论构成挑战。

传统经济周期理论往往体现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典型的就是2008年的金融危机,美国出事了,欧洲也出事了,亚洲出事了吧,中国也没扛住。但是现在不一样了,2015年你会发现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提速,互联网的推动,资本流动速度和效率的提高,因经济机制适应与否所导致的差异化在加剧。泾渭分明的分化,对传统经济周期形成挑战的同时也加大了资产稳健盈利的难度。只有多元化配置资产方能对冲差异化带来的影响。同时,这个差异化发展的世界更加不稳定,更加容易提升地缘政治风险。当然这些只是我个人的看法。

分化加剧  全球经济美梦、噩梦交织

Q:具体会体现在经济体之间差异加剧吗?

A:是的。美国:随着美联储在2014年开始逐渐放缓资产负债表的扩张以及到现在停止资产负债表扩张,再到逐渐进入资产负债表的收缩,在这个过程中还伴随加息。从数据看,美国目前失业率逐渐下降,消费水平逐渐恢复,企业支出逐渐增加,银行资本充足率在提高等,这些都显示美国经济向好。2014年夏秋,我在美国呆了近百天,对美国物价、就业率、消费状况、企业支出等都有亲身感受,虽说不全面也不一定准确,但也能从侧面证实美国经济确实在缓慢的恢复之中。美国未来可能从防止通胀,防止经济过热角度来做些适当控制,如加息,这种控制属良性。再有,企业盈利水平的提高,是继续加码美国股市的基础。

英国:当年金融危机时英国受到冲击不比欧元区低,但英国的经济模式跟美国比较接近,它在劳动力市场、金融监管体系上都比欧元区更加灵活,走出危机要比欧元区国家要快。所以英国跟美国经济周期一致,美国一旦加息英国也会加息。我对英镑的强势预判不变,2014年英镑走势出乎我意料的弱, 除了美元提前走强的原因外,也是趋势的后延,这恰是2015年做多英镑的好机会。

欧元区:经济底部徘徊,通缩危险潜伏。自两年前欧洲央行行长德拉吉振臂高呼“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以来,欧元区仍然没能消除通缩噩梦,2015年上半年将不得已而采取购买主权债券的量化宽松措施来提振经济消除通缩。如果德国2015年通胀无需忧虑,甚至有通缩危险出现,那么欧元区在2015年达成共识的概率就会大很多,可以放心大胆的继续放水。如果德国通胀起来了,那么欧元区就要博弈,讨价还价,达成一致的难度加大,妥协的方式只能是各让一步。意大利、法国依旧是欧元区拖后腿的国家。原油暴跌是欧元区的心腹大患,同时也是我们2015年里较好的投资点。

日本:虽然国内大家都不看好安倍,但在很大程度上是取决于个人政治上的好恶。安倍在其国内的支持率一直是近些年日本风雨飘渺的政坛上偏高的。安倍的经济“三板斧”(主流渠道叫“三支箭’),说白了就是往货币里掺水以提高通胀并支持出口。这导致了连续两年的日经股市涨、日元汇率跌。日元虽说已经大幅贬值,但安倍经济学的通胀目标仍然遥遥无期,2015年安倍还会不遗余力地证明自己。如果对日本股市感兴趣,可以考虑日元贬值提振出口的汽车和科技板块,还有国内的旅游板块等。

按照购买力平价来估算,美元/日元在120附近已属严重高估,虽然用PPP来评判有些理论脱离实际,但美元/日元到了125以上,其风险收益比我认为不太合算。2015年虽然美元还将升值而日本仍在贬值通道中,但一味做空日元的风险将逐渐上升。这好比吃鱼,美味的鱼头、鱼中段都吃到了,鱼尾刺多就别留恋啦,避免卡喉咙。

新兴经济体:美元的走强、回流,对新兴经济体是坏消息,这一点在2014年下半年已有所体现。当然美元的走强、回流要看其性质,如果美国经济向好,企业和个人支出增加,那对出口型的经济体也构成利多以冲抵美元外流的损失,比如台湾地区、韩国等,就有可能受益于美国企业和个人电子产品的更新换代等。如果美元的回流是以规避风险为主,那对过于依赖外来资本的国家将面临较大的冲击。

俄罗斯:起因于俄乌之争,导致西方集体制裁。俄罗斯虽然不断大幅加息但仍然无法抑制卢布断崖式的下跌,独特的因果导致其既不像美英加息升值,也不像欧洲、日本等放水贬值。俄罗斯明年经济不被看好。

中国:国内的趋势判断必须要与政治紧密挂钩,中央对经济的认识已经直接体现在此次降息中,中国股市也以敏锐的嗅觉不仅提前走出了熊市,还直接转换成了疯牛。中央对国内经济的判断远比经济学家来的更直接和实际。当经济下滑将影响到执政能力时,当明年是“十二五”规划的收尾年时,稳增长自然会排到调结构之前。当稳增长成为重中之重后,人民币的国际化进程也可以不那么急迫,人民币的适度贬值有利于出口。

油价下跌 彼之毒药 汝之蜜糖

Q:油价下跌对经济不是好事吗?怎么理解前面所说的“原油暴跌是欧元区的心腹大患”?

A:油价暴跌对欧元区大多数人而言是好事啊,因为生活成本大大降低了嘛。但对政府而言就没那么简单了,油价暴跌直接拉低通胀,如果欧元区的CPI再跌0.5%1%会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欧元区要怎样放水才能对冲其影响并且不带来新的麻烦?中国查贪官抄家能烧毁若干台点钞机,欧洲央行大概会烧坏印钞机吧。当然,搞资本运作的不仅仅插科打诨,长袖善舞者必定会在合适的点位进场做多原油,这毕竟是战略资源。日本也和欧元区情况近似。有一点需要说明,我认为通缩绝对没有通胀来得可怕,除非政府职能失灵,印钞机全部毁坏,所以这也是我们将适时做多原油的依据之一。

Q:油价暴跌对有通缩之忧的经济体来说是大患,哪些通缩无忧的经济体将从中受益?

A:是的。油价暴跌导致成本降低对通胀中的能源进口国来说确实是好事,比如印度高通胀的情况下油价降下来对它非常有利,加之其改革的进度,政策红利也在缓慢释放,在新兴经济体里,相对看好印度卢比,看好印度的股票和它的经济。油价下跌对中国也是机遇,连石油消费税都可以多收个三五斗。美联储会非常审慎地评估油价暴跌带来的影响,如果油价在明年上半年止不住下跌的势头,下半年仍在50美元/桶左右徘徊,这对产油大国美国也不是好事,但通胀无忧致使美联储政策出台可以有更大的回旋余地,甚至明年可以不必升息。

A股身处超级牛市  美债美股战略所在

Q:全球经济差异化会给我们2015年资产配置上带来何种变化?

A:当差异化形成时要审视你的资产结构,什么情况会对你的资产配置带来伤害?什么样的配置会为你的资产增值提供正能量?2014年及2015年的战略资产配置的构成应该还是相对传统的配置,债券和股票的权重较大,而且偏重美国市场。2015年将加大A股股票的配置,在组合中还将配置原油,在适当的时机配置农产品及贵金属,买进的前提是该品种能否达到预期的目标价位,换句话说就是要看时机是否成熟。

 债券(美国部分):美国若加息,美国国债价格下跌,大量持有政府债券并不明智,这将导致收益极低,所以高信用等级的债券基本不配置。我们的目光集中在投资级债券至垃圾债券之间,其中发债企业信用等级的升降将是2015年的关注重点。在美国经济有了实质性好转,企业景气度上升、盈利增加的时间段,债券违约概率相对较低、随着发债企业盈利的好转,评级机构上调相应债券评级的概率要远大于下调。而企业债券评级上调必将引发债券市场的技术性买盘,从而推高该债券价格。在相对确定的盈利条件下,还可适当动用杠杆。

股市(美国部分):美股,我认为还是值得投资的。连涨之后是否高估,需要做一下功课。将2014年的股价涨幅与企业盈利增速对比,如果动态市盈率合理,那么2015年依然有机会。但如果涨高了一定会形成较大的动荡,需要做一些对冲,以应对可能出现的波动。对冲方式:1、利用好期权、对冲基金等手段来锁定利润;2、从战术资产配置方面去做一些辅助。美股中金融行业值得关注,资本充足率良好,企业贷款意愿提升,加息后利差增大,这些对银行有利。美国制造业的回流也是值得考虑的。美国的高科技主导全球,尤其互联网思维把人类的很多生活习惯、价值观都颠覆了。在美国思维不受约束,自由的思维会产生很多奇特的构思,一旦这些奇思妙想能够影响到人类的未来,到资本市场股票翻多少倍都不为过,但是这种企业一定是来得快去得也快,战术配置可以考虑。

投资要有自己的主线和主题,并且和自身及社会发展的理念、价值观等相符。烟酒、博彩业、污染行业等资源浪费型、环境(包括社会环境和生态环境)不友好型等不符合我的价值观,只要我能确认,皆不碰。

债市(欧洲部分):欧债与美债情况相反,欧央行继续放水,钱需要找出口,债券价格将被推高,高等级债券可以考虑,以便与美债配置形成互补。

股市(欧洲部分):风险相对较大,各主权国之间噪音可能重现,2015年欧股将较少涉及。目前企业盈利状况尚不明朗。大板块只有银行股相对安全,货币宽松对银行是好事,银行资本补充业已完成,企业贷款意愿逐步回升,资本充足率在提高。旅游板块亦有亮点。

A股,正在经历人造牛市。从技术图形看,A股已经经历了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熊市底部。按照我的预测,在政治稳定的前提下,随着改革的红利释放,将由此形成长达6-7年,高度2万点的一轮全新的超级牛市。只可惜政府的定力不足,保增长促放水,牛市行情提前形成,疯牛来得快去得快,不可能大幅增加百姓的财产性收入。当然投资人不会和利润过不去,牛市来了就不必计较是否疯牛,还是要有效利用。在2015年全球资产配置中,A股股票由低配调高为中配,毕竟对A股市场的看好要远高于美国和欧洲其它市场。顺便说明一下,在多元化资产配置的状况下,A股达到“中配”即是权重最大标的,之前网上部分朋友们一直不能不理解。

2014年底A股仍将是二、八现象,除去众所周知的原因推波助澜外,年终基金的业绩将直接影响到基金经理人年终奖金的多寡,为了自己说啥也值得搏一把。过了新年,大家紧张的心情松弛下来,八、二现象会再抬头,历史上春节前后历来是小盘股唱大戏。所以拿住手中的股票比换来换去、追涨杀跌盈利面更大。我之前说过,此轮上涨沪指在3000点之上才会遇到阻力,而真正的考验在3333-3478点之间,即便不考虑降准降息,2015年的5月中旬,沪指将在大蓝筹的率领下挑开3500点的遮羞布,向4000点上方进军。在此其间,A股纳入国际指数也是其助推器。

就港股而言,当且仅当A股纳入国际指数成为现实之际,香港国企指数等标的才值得参与。

美元锦上花  欧元落水狗  

Q:来说外汇吧,去年预测之准令人惊诧,美元、日元、澳元全部精准达标,根据你思路操作的网友有人赚几倍、十几倍,明年的汇市展望让人期待,哪些品种最值得关注?

A:这两年告诉我在日元、澳元上得益于我的分析而赚了数倍乃至十几倍的确实有,而且其中有几位成功人士的资金量还是蛮大的,也有几位向我索要卡号和地址说要和我分享利润,我谢绝了。网友的投资成功,主要还是取决于他们自己的勤奋和钻研,与我在网上的相识是缘分,更何况他们的水平比我要高,我循规蹈矩寻求快乐投资,绝对做不到一年数倍的利润。我的分析结果历来都是无偿与大家分享的,大家的成功给我带来得是极大的快乐。人生快乐就是最好的回报。

2013年、2014年连续两年在美元/日元及美元/澳元能够抓住明显的趋势大赚,主要是趋势的时点把握精准,就拿澳元来说,当年市场还沉浸在澳元加息的乐观气氛中,我已经提前在微博里警示澳元将进入降息通道。此后连续125个基点的降息,仅有一次是预判提前了一个月,其它时点和数据的预判与最终结果完全一致。

期待明年汇市展望的朋友可能会失望,进入2015年后,美元/日元及美元/澳元的风险虽不大,但低风险的盈利机会就没有那么明显了,做外汇的朋友目光暂时离开这两个货币对不会有太多损失,虽然美元/日元及美元/澳元都还有上升空间,但美元/日元触及125后风险收益比就不合算了。澳元/美元也一样,虽然美元处于升值通道,但是澳元与中国的经济息息相关,中国银根的放宽、经济的企稳、“十二五”规划的收官,在明年将提振澳元,只要澳洲央行不降息,当澳元/美元跌至0.79附近时,有可能成为大资金反手的起点。我个人的想法,中国外汇储备中当年救助欧元区的头寸,现在调换成澳元是否更为合适呢?资源消耗大国持有资源货币资产的头寸,可以加大话语权吧?另外,计划赴澳州留学的读者,现在也是将人民币兑换成澳元的适当时机。

 2015年也不是没有大的机会,首先我看好美元指数,2015年美元指数的波动范围从技术上看并不清晰,但个人认为,美元指数在2015年的波幅将小于2014年并且很难站住100。因为强势美元并不符合美国的全球战略,再有石油的下跌对美国的通胀、企业复苏都有影响并有可能左右到美联储的决策,这在前面已有表述。

欧元自诞生之日起我就不看好,这也导致我错过了一波又一波欧元上涨带来的盈利机会。关于欧元区基本面的判断前面已有,在此不赘述。欧元的贬值我是兴奋的,欧元/美元虽然在1.2有较强支撑,可一旦有风吹草动,这道马其诺防线还是很容易被突破的。所以只要原油的催化剂导致欧洲的宽松举措给力,欧元/美元将朝1.05迈进。

在我看来,2015年的美元/欧元是外汇的主攻方向,流动性好适合大资金进出,风险收益比也可能会非常好。投资外汇不能着急,介入的时机很重要,方式也有多种,不谈复杂的,期货市场是一种,银行换汇是另一类,像我们贷欧元换美元后再购入资产也值得推荐。

Q:不光在做货币而且还在配置资产?

A:是的,这是我们战略资产配置的一种方式,在做战略资产配置时,外汇风险敞口不仅要规避同时还希望能有机会利用。比如20132014年,我们尝试贷款日元并换成美元,然后购买美元债券,就在前些日子,美元/日元涨至115.3时还款一半,涨至121.2时将日元贷款全部还清,这笔美元债券是两头赚,其中汇兑收益远大于债券本身收益。

 Q:刚才说到大货币对美元/欧元,还有其它推荐品种吗?

 A:英镑/欧元也不错,这也是我去年一直推荐的,英镑2014年走势不理想,英镑/欧元仅微利,是我20132014年推荐的货币对中表现最差的。英镑走强的趋势在,只是延后,所以给2015年留下很好的机会。

卢布,需要胆魄去赌,从政治角度看这件事情。俄罗斯这么大的经济体,被搞得这么惨,很大一部分是乌克兰危机导致的。不要小瞧普京,北极熊轰然倒下我觉得可能性不大。如果俄罗斯不会垮,卢布难道不值得赌一把吗?

小币种:墨西哥比索,墨西哥与美国有着紧密的贸易关系,是美国经济复苏的直接受益者,墨西哥经济明年依旧会有较好的发展也是拉美国家的标杆。做多墨西哥比索,这也是延续2014年展望中的看法。油价下跌有利于印度经济和抑制通胀,改革的红利也在释放,看好印度卢比。其它小货币一般不看好,尤其是新兴经济体国家,因为很多小国家大量资产由外资持有,当资金流向美国的时候,这些小币种资产会跌得非常惨,如果自身经济再有些问题那带来影响就更大。小币种资产不看好,战术性做空的机会随时要把握的,这点2014年淋漓尽致,2015年依旧看好。

对于多年来一直钟情于新兴、拉美市场的投资者,也可以将该市场的货币分为两类,做多一篮子货币的同时做空另一篮子货币。

油价惨跌后或迎凶猛反扑

Q:油价会是2015年的一个大故事吗?2014年展望中你的预测是“除去地缘政治因素,2014年石油价格将稳中有降。”结果,地缘政治因素爆发,5个月原油惨跌40%2015年国际原油机会如何?

A:从技术角度来讲,美原油指数从107美元/桶下来至少腰斩,取整后为50美元,这是重要支撑位。作为期货市场的惯性,一旦美原油指数跌破50美元大关,大量多头将止损出局,此时便是大资金开始建仓原油头寸的起始点。资金小大概可以考虑35美元附近的极值。小资金切记不要在任何品种大跌之时接飞刀,不参与左侧交易,宁可错过不可做错。

预计在2015年上半年原油可能见到低点,所以大资金应该在一季度开始建仓做多原油。毕竟这是战略物资,再跌下去欧洲有可能会出状况。美国气页岩气油在原油每桶50美元以下没必要再产出了,企业活不了关门,产出少了了价格就会上涨。这轮原油下跌似有两个阴谋论,西方打击俄罗斯和产油国打击打美国页岩油。沙特不愿意减产,对亚洲上调油价,对美国下调油价。很明白嘛,我给老美的油价更便宜,美国页岩气、页岩油就歇了吧。问题是油价长期低迷OPEC真能扛得住吗?OPEC会不会在2015年启动限产?另外美国的经济复苏虽然缓慢但还是健康的,对油品的需求也会缓慢增加,中国的稳增长也对原油构成利多。这些因素导致我在2015年可能会将原油放进战略资产配置部分。

做多原油油最大风险还在于OPEC这个“价格联盟”会不会解体?这个存在了五十多年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卡特尔”组织,已经面临危机。从经济学理论讲,在充分竞争下的市场,“卡特尔”组织是无法长久生存的。OPEC生存至今且影响巨大有其深刻的机理。如果OPEC成员国的嫌隙越来越大,在减产问题上始终无法达成一致,“解体危机”是做多原油的最大风险。所以时刻要有风险意识,严守纪律,建仓后一定要设置好止损条件。

Q:其它大宗商品2015年机会如何?

A:金属:铜,2015年依旧看跌。产能还会起来而需求依旧疲弱,所以铜的供应过剩状况还将延续。目前全球铜的库存转移到国内来了,是因为如此看好中国经济?显然不是。有关融资铜的分析很多,我认为融资铜的杠杆还会削减,铜的变数在国储铜是否甘当活雷锋。

铝,观点近似铜也是看跌,产能起来会很快,过剩,建议少参与。

几个小金属品种,如镍(有妖镍之称)、锌、铅等可能会有些战术性机会。品种小,弹性大,有一点什么消息,哪个矿出点问题,如爆炸了、罢工了、塌方了、水淹了、限制出口了等等,价格都会有较大反应。如果参与,还是和金属大品种之间做套利较妥。

黄金继续褪色  农产品或否极泰来

Q2014年展望里你看空黄金,提示可以配置铂金、钯金。实际市场走势看,2014年上半年钯金、铂金有一波漂亮的上涨,卖空黄金同时做多钯金,会有可观的回报,2015年对几个贵金属品种的看法是否会有改变?

A2015年黄金依旧不看好,原因还是美联储升息预期造成美元上涨,这将带来黄金持有成本的提高,对持有黄金不利。另外20141130日瑞士公投增持黄金失败,我也提前预判这个公投不可能通过。未来期货、期权及黄金ETF等可能还会流出三到五百吨黄金,对市场也是一种打压。虽然黄金有跌不动之感,但我重复2014年展望的观点,黄金跌至每盎司一千美元之下才是中线建仓的时机。

白银和黄金的相关性有点类似宠物狗和主人的关系,狗有时落在主人后面有时跑在主人前面,但最终会回到主人身边。白银跟随黄金的走势,但由于它另附有工业属性并且盘子小,所以白银的弹性会更大些。

Q:农产品呢?

A:农产品去年我预测不太成功,最大的问题是厄尔尼诺现象低于预期。其实就像我在2014年展望里所说的,农产品不适合做年度预测,因为年内突如其来的因素太多。去年我判断农产品价格是前低后高稳健上升,理由之一是丰产后的谷贱伤农,价格低迷导致农场主们种植的积极性不足;之二是厄尔尼诺现象到来,气候异常造成减产。这两个对农产品价格判断的逻辑会延续到2015年,首先看厄尔尼诺现象,如果气候出现较强的异常再叠加当前较低的农产品价格水平,反应最快的糖和玉米等有可能会体现出来比较明显的先行优势。

美联储加息将在下半年  不排除“流产”可能

Q:对美联储何时以何种节奏加息有何判断?

A:我再次和国际上大多数经济学家们唱对台戏,目前主流观点认为美联储将在20154月份开始加息,对此耶伦老太太也有类似表述。我在20143月的微博中称:“老鹰不认同明年4月加息,升息应在年中”,目前看法不变。美联储加不加息,何时加息要看美国经济的健康程度。加息是谨慎小心的,因为加息的原则是不能伤害到正在复苏尚且脆弱的经济和就业市场。目前美国CPI并没有进入通胀期,尤其核心通胀非常稳健。再有加息与否要看就业,影响就业率的一个关键因素尚难看清,就是“就业兴趣”,也就是那些还排除在就业率指标之外的人会不会重返就业市场?如果他们回来了,失业率还会回升,加息理应延后。另外假设油价持续低迷,甚至不排除2015年美联储不加息的可能。如果一语成谶,那美元将会在年内大幅震荡。判断何时加息要根据美国经济数据和耶伦老太太的讲话,逐月分析判断,最关键的三项指标和顺序:就业率、通胀、经济增长。

 

Q:借2015年展望出炉之际,能否给阅读此文的朋友们送上新年寄语?

预测准确是很难的,将预测运用于投资实践则更难。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是一种豁达的投资心态。既不要高估自己也不要妄自菲薄,在正确的时间做出正确的投资需要一生的修炼。规避风险、理性投资,在通往财富自由的道路上与读者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