兢兢业业为官 坦坦荡荡做人——与葛镭校友的深入访谈
2015-03-04

文/学生记者团

岁月转动着不息的车轮,在北邮的蓝天下,无数的学子承受雨露阳光,长成参天栋梁。借60周年校庆契机,我们采访了我校优秀校友葛镭先生,并为他写下属于他的北邮篇章。

六十载拳拳学子心  历岁月不变校友情

“大学的荣誉,不在于他的校舍和人数,而在于一代又一代人的质量。”葛镭先生便是深爱母校、心系母校的美好见证。

1957年入学,如今已有57个年头。这六十载的校友情,不曾因岁月流逝而折损半分;反而历久弥香,情深意浓。忆起当年,北邮校园的美好葛先生仍历历在目。“5年大学生活对于我是一种很好的熏陶和锻炼,”葛先生质朴而真诚的说,“过去都是秃小子,上了大学,跟同学们在一起,有老师帮助,我受到了很大的教育和磨练。对我来说成长很重要。尽管这个年龄了,我还是非常怀念母校的学习和工作对我的培养。”

正是这样的情怀——对母校的感恩与热爱,葛先生在毕业之后留校工作15年,把最美的青春热血奉献给了北邮。62年毕业后,葛先生成为一名生活辅导员,同时兼任学院老师。那时,他成了学生们最亲近的人:清晨与学生一起出早操、做锻炼,上午为学生上课,下午又组织体育活动、课外活动等。工作劳碌又繁琐,但葛老师却不厌其烦,克尽己责。几年后,他成为学院院团委副书记,更是事无巨细,为学院谋利益、为学生谋发展。在1975年前后,他的工作得到学校认可,并担任政治部副主任一职,他倍加尽心尽责,为学生、学校服务。

后来虽然离校工作,但葛镭先生仍心系母校,更加关注母校的发展与建设。在原邮电部机关教育部工作时,他便参与北邮主楼建设等一系列规划,为北邮发展出谋划策。在校庆50周年前夕,北邮成立校友会,葛镭先生又与众多校友共同筹建北邮北京校友会,并担任副会长,为校友工作奉献心力。

心念母校,葛镭先生对母校的发展和建设也提出了一些建议。他提到,当前通信行业发展快,变化快,更新快,日新月异。作为一所邮电学校,在新形势下,面临许多新情况,新问题。新的形势,对人才培养和整个院校工作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葛镭先生总结说:“我们必须置身于信息通讯行业这个全局中,有大视野,大思路,大战略。跟踪形势发展,适应形势需要,不断扩大北邮在信息通信业界和信息社会的影响力。实际上就是把我们放到信息通信行业的全链条中,不断增强在广大校友中的凝聚力,不断提升学校在人才培养、成果研究、人才转化中的竞争力。这几个力,归根结底是要在大潮中保持北邮旺盛的生命力。”字字珠玑,彰显了一个北邮人对母校最真切的关怀与期待。

伴随着北邮母校从成立到发展,目睹和见证了学校整个发展的历程:学生,老师,教育者,校友会…一步一步,葛镭先生与北邮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是一个老北邮人对母校的深情眷恋,是拳拳学子炙热的北邮情。

通讯大浪勇弄潮  三十年塑通信人

1978年,葛镭先生进入原邮电部机关工作。在这近20年的机关生活里,他兢兢业业,勤恳务实,先后在多个司局担任领导干部。后又响应国家号召,参与创办了国信寻呼公司,进入联通集团领导层。从设备维护局副局长、计划局副局长,到计划司司长、教育司司长,电信政务司司长,再到国企领导,这段工作经历,让葛镭先生化身成为一个真正的通信人:通讯运营、设备维护、通讯建设计划、统计基金、对于全国邮电院校教育、政府通信等,他无不了然于心。

谈起这段工作经历,先生感慨颇多。改革开放初期,我国信息通讯行业严重落后、局面困难。他仍然记得,那时全国固定电话只有几百万个,长途电话、国际电话搭建更是薄弱,普通城市的百姓只能通过电报、写信等方式传递讯息,接触不到先进通信方式。这一落后现实根本无法适应改革开放的需要。70年代末,农村的电话线仍以铁线为主。彼时葛先生担任电总副局长,为了搭建新的电话线路,需要大量铁材,但那时邮电部投资少,各方面需求都难以满足。葛先生却不愿意因此而耽误国家通信建设,多次到国家计委、发改委陈情,争取了好长时间,最终争取了1000吨铁线,完成了预期的建设计划。诸如此类的事情还有很多:第一条光缆线,第一条数字微波电路,第一条交换机,第一条生产线,先生全都亲身参与、经历。如今,我国通信领域技术先进,发展热火朝天,日新月异,先生等老一辈通信人正是最好的见证者、引导者,他们目睹发展了整个改革开放的进程,并用自己的血汗亲自灌溉了这信通百园的怒放。

2003年,葛老正式从联通退休。但他对通信行业的关注、热爱和奉献却从未停止。“03年退休后,根据同志们的建议,我们想搞一个通信网络运行专业委员会,为企业、协会提供一个沟通交流的平台。”现在,中国通信企业协会已经成立十年,葛老一直负责在协会中牵头,积极联系专业人士、运营商,不辞辛苦。目前,参与的运营商、通信企业已有上百上千家,为我国通信领域良好的发展经营氛围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与此同时,葛镭先生也担任中国联通咨询委员会的委员,与吴敬琏、张浩林等各界名人共同为我国通信行业的建设出谋划策。虽已古稀,但老先生的奉献却毫不减少,他说:“10多年过去,我跟业界也有一定联系,自己觉得很充实、很幸福。”

身为通信革命老前辈,葛老也表达了自己对当下行业发展的看法。现今,技术进步快,演变速度快,整个发展形势,他总结为5个“化”:“网络宽带化”,“运营多元化”“业务综合化、精细化”“思维互联网化”。他认为,现在的信息通信已经不简简单单是一种信息的通讯和共享了,而是一种通用的智能工具。技术深度融合,界限越来越窄。我们所提供的业务和服务功能,随着社会发展技术需求,不仅仅是数量在爆炸性增长,各种创新性服务也应运而生,无所不包。在当前云计算、大数据这样大的市场下,人们对计算、产品、运营模式、价值链、都要重新审视。葛老最后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市场主导,客户至上,服务真诚,管理透明,工作高效。”

忆当年不变真性情  人生路质朴求心安

虽曾为联通集团领导,葛镭先生却质朴、随和,不见丝毫自我,透着人生的智慧和真理。回顾自己的学习、工作、生活历程,先生说最重要的大约只有三点: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干事,简简单单生活。

说起老老实实做人,葛老回忆起自己幼年上学。他家住在北京海淀区香山,自己每天走路回家,“我们那个时期,觉得自己也没什么本事,也没什么背景,普普通通的农村来的孩子。”在学校也是老老实实念书,并不愿意多说话。葛镭先生说,自己其实更喜欢学术研究,更喜欢那种踏实稳重的学问。后来他位居高位,但仍记得要老老实实做人,要平易近人,要作风正派,要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什么以权谋私,追至名利,我们那个时代都不知道这些词,也从来不想。”对比当下,老先生的“老实”,真令人动容。

谈到认认真真干事,先生说这么多年这是他对自己工作的唯一总结。“一个人,能力有大小,到了一个岗位上,当然不能说你什么都不会,但是也并不能说明你比别人强多少。但是既然让你干了,你就要尽职尽责,任劳任怨,勤勤恳恳。”先生觉得,一个认真工作的人,就是想办法做好你自己的工作,“不能出漏子,不能耽误事。”忆起当年在邮电机关工作,经常加班加点,以至于成为习惯,但他却从不抱怨。认认真真做事,是先生的工作品质。

最后,葛老谈到“要简简单单生活”。平平淡淡,不讲排场,不求奢华,正是我们对这位老先生的感触。葛老说:“当你离开领导岗位、离开人事工作,你会感觉到内心非常踏实,问心无愧。你看我们这个年龄段,我觉得我这一生,不论别人夸赞不夸赞,我们都愿意。”葛老说,在机关岗位时,56块钱的工资拿了许多年。加班费、奖金,什么特例都没有。虽然位居领导,但他从不以权谋私,从不追求一时的安逸。当下贪官污吏,腐败成习,葛老只是频频叹息,感慨或许是现在人的心态、整个环境都变了。“但是对于我,就是这三句话,”,葛老最后坚定地说:“老实做人,认真干事,简单生活,追求问心无愧的人生。”这是真正的人生哲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