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母校引领我成长
2014-11-18

作者:1963级原无线系张万春校友

喜迎母校60周年华诞,北邮的历届学子都心潮澎湃,思绪万千。记得1963年9月初报到之时,经历了因河北水灾冲断铁路,我从太原到石家庄二百多公里的火车走走停停用了十来个小时才挪到石家庄,可是听说到北京的火车因水淹了铁路已不能通行,心中焦急怕误了报到日期,但无他法只能等待。等了不知多久,坐上了一列临客北上,一路上满目汪洋,有些路段火车缓行在紧急搭建的临时路基上,有时慢如牛车,但总感觉离北京越来越近,心中渐渐释然。五百多公里的路程耗时三十多小时终于抵达北京,然后到了“小西天”北邮基础部。我被分在1-5大班的无制05小班,即无线电通信系设计与制造专业的第五届学生。面对热情的同学们和亲切的老师为我提行李、帮我办手续的温磬场景,一路上的艰辛和焦虑顿时烟消云散,满脑子充溢着喜悦和感激,第一天到北邮就如同经受了千辛万苦的游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从入学第一天开始,母校就用热情和温暖感动着我,用智慧和知识引导着我,从如何做人、怎么钻研开始,在五年的大学生涯中逐渐夯实了人生的志向,树立了终生学习的态度,锤炼了坚韧顽强的意志。

1968年毕业离校到浙江6285部队农场劳动锻炼一年多,这期间虽吃了不少苦,但磨练和具备了不惧难不怕苦的精神和品质,大家都感到在这里的收获是影响一生的,非常可贵的。之后被分配到邮电部侯马电缆厂从事通信仪表的研发和制造。1975年初至1976年底由厂里推荐、邮电部借调到上海参加了国家第一条国际海底通信电缆的建设,即敷设从日本熊本至中国上海的传输容量为5Mb/s的海底同轴电缆。期间两次赴日本NEC、富士通、OCC等公司考察和检验工程所需的电缆、终端和中继设备,并在敷设施工时曾登上日本敷设船KDD号和中国首艘敷设船邮电1号参加施工。这一工程建成为我国的早期国际通信发挥了重要作用。

改革开放后,经过工厂和邮电部层层推荐选拔,我于1983年参加了国家统一组织的公费出国进修日语考试,以I级成绩(不需再培训,可直接出国的外语水平)获得公费出国研修的资格。其时任母校校长且为中科院资深院士的叶培大教授在白忙之中充满深情的介绍并鼓励我赴日本研修光纤光缆的理论和制造技术。同时借助叶院士本人在国际学术界的威望和影响,担任了我的出国研修推荐导师,为我联系出国事宜作了很多工作,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促进作用。区维煦教授、张世佩教授等母校的老师也对我的研修专业等多次提出许多宝贵的指导意见和有益建议。


基于叶校长的推荐和日本处于光纤通信技术世界领先的现实,我选择了赴日本学习的志愿,经教育部和驻日使馆等的协调和联系,我于1985年4月至1987年5月以访问学者身份赴日本东北大学通信研究所师从世界著名光纤通信学者川上彰二郎教授研修了光纤通信理论和光纤光缆制造技术。在此期间由川上先生联络,多次到日本最权威的NTT会社专门研发光纤光缆的茨城研究所及住友、藤仓、古河、日立等公司短期考察、学习其光纤和光缆制造技术。

回国后先后参加和主持了多项光纤和光缆制造项目的筹建和投产工作。相继在邮电部侯马电缆厂、大连万事通光缆有限公司、浙江富春江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珠海汉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单位历任技术处处长、副总经理兼总工程师、技术总监等职务。主持和指导了这些公司的光纤光缆技术研发、生产线和厂房设计、设备选型等筹建型和生产型技术管理和系列产品开发工作。并在此期间先后到美国贝尔实验室、康宁公司光纤制棒和拉丝厂以及日本住友、昭和、神户制钢等公司考察,并访问和调研了加拿大、西班牙、瑞士等多个国家的相关研究所和公司,了解和跟踪了制造光纤光缆的世界先进技术和工艺。详细研究了当前世界各国的光纤光缆制造技术及国际标准的最新进展情况。

这些年来,IWCS国际通信会议、全国性学术会议、通信行业学术年会及国家级专业刊物发表论文及译著四十余篇。先后获得近十项国家专利。参与或主持制定了光纤光缆和光器件等产品的国家标准和通信行业、广电行业标准以及国家军用标准和企业标准多项。

担任中国电子学会高级会员、兼任中国通信学会线路委员会委员和全国电子元件协会光电线缆分会专家组专家;中国线缆专业高级技师、技师评审委员会委员等社会职务。

19919月以科研项目第一担任者身份获邮电部科技进步一等奖;199212月以项目第一完成人资格获国家科委颁发的科技成果奖。20079月获中国通信企业协会等三个国家级协会联合颁发的中国光纤光缆30年风云人物荣誉称号。

前述每一点进步和成绩都与母校的教育和培养息息相关,和母校尊敬的各位老师的殷切教诲密不可分。特别感谢叶培大校长的提携和指导,感谢区维熙教授、林中教授等既是老师又谓之同行的教导和专业切磋,使我持续从母校和老师身上吸收新的知识和“营养”,得以充实和不断提高。

欣逢北邮60周年校庆之际,衷心祝愿母校发展壮大,取得更大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