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单骑行 万里北邮情
2014-09-22

——从四川一路骑车报道的大一新生兰恺昕采访纪实

       一部自行车,一段两千多公里的路途,一个执着的北邮梦,当这三者结合在一起的时候,会碰撞出什么样的故事呢?历时20天,千里单骑从四川省绵竹市的老家直奔京城的北京邮电大学大一新生兰恺昕,在自己40多岁的父亲兰玉勇的陪同下,一路骑自行车,来到我校报到。今天,党委宣传部/新闻中心的记者请来了这位神奇的挑战自我的同学,让我们与他一道分享骑行路上的点点滴滴。(视频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Nzg1ODkyODA4.html

(以下骑行途中照片由兰恺昕提供)

       记者:兰同学你好!能不能给我们简单介绍下你一路下来的行程?

  兰恺昕:路线主要是沿着国道走,走108国道,然后转到310国道,最后转到107国道。从房山区到北京,平均下来一天100多公里。走了20天到北京。

  记者:都经过了哪些地方?

  兰恺昕:从四川出发,主要经过了陕西、河南、河北。大的城市主要有广元、汉中、西安、郑州、石家庄,最后到北京。

  记者:千里骑行这个想法是你和父亲谁提出的?

  兰恺昕:其实骑车出去远行这个想法早就有了。高考之后我爸就提出这个想法。我当时还在考虑要骑车去,还是坐火车去。后来我又仔细想了一下,其实要他做这个决定难度比我还大,毕竟他已经那么大年纪,而且还有他的工作和他的身体情况,各方面挑战都是比我大的。既然他都答应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推脱的了。就这样决定下来。

  记者:你的妈妈对你和父亲的骑行抱什么样的态度?

  兰恺昕:我妈妈听到这个决定之后也是比较矛盾的。一方面她比较支持我们,希望我借这个机会锻炼一下自己;另一方面她也很担心我们的安全。因为毕竟是这么远的路程,很难说不会遇到什么危险。

  记者:后来你妈妈又为什么选择了支持你们?

  兰恺昕:我们向她保证,我们的一切行动都是在保证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进行的,为此我们进行了充分的准备。

  记者:在骑行开始之前你们在物质和心理上都做了哪些准备?

  兰恺昕:我们准备了两辆状况很好的自行车,准备了很多骑行装备。比如骑行裤、头盔、手套,还准备了一些必要的药品。心理上,就是下定决心把这条路骑完,除非遇到威胁生命的情况才能停止。

  记者:骑行途中遇到的第一个困难是什么?

  兰恺昕:第一个困难,是从城固县到佛坪县,那天我们走了140公里,预计下午5点到佛坪县。但实际上那条路的难度超乎我们的想象。那条路全部是山路,上面有很多很陡峭的坡,自行车无法骑行,只能推着上坡。下午三点开始下大雨,当时手脚全部淋湿了,我的右腿又开始疼。我的右腿之前骨折过,旧伤复发,特别疼,没有办法继续前进。但当时天都黑了,再不走的话就只能被困在山上,交代到那里了。我当时想,不行,必须走,一鼓作气的前进,最后终于在晚上8点之前赶到了佛坪。当时脱掉雨衣,衣服全都湿了。

  记者:有想过放弃吗?

  兰恺昕:当时就不停的问自己,当初一张火车票多么简单,何必跑到这里受罪。

  记者:后来是怎么样坚持下来的呢?

  兰恺昕:后来也是想到出发之前下了那么大的决心,一定把这条路走完。我作为一个18岁的人,就必须要对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一定要坚持。就凭着这股信念坚持下来。

  记者:骑行途中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和大家分享吗?

  兰恺昕:要说最有趣的事,是那天过郑州黄河大桥的时候。那座桥全长7公里,当时是在修路。本来有4条主道,结果封了两条。当时桥上有很多的车排成两列,两条主道的旁边有条辅路,是给行人过桥用的。一开始我们走辅路,但是那条路上有很多提醒修路的标志牌,要从那里过,必须把自行车抬下来,走另一条路再抬上去,那样很费时间。而且我们在小路上都是推着走,因为太窄了没有办法骑,那样速度就很慢。最后我们决定直接从主路上把车骑过去,但是没想到刚下主路,后面一辆大公交车直接向我们开过来,一直向我们按喇叭。我一想,不行,要赶快走,不走就被追上了。然后就拼命地骑,最后大概是骑了20多分钟。下桥的时候根本走不动路了,在桥下休息了半个小时才能继续动,而且当时发现自己的左腿已经抽筋了,抽的特别厉害。

  记者:你们身后是跟了一个车队吗?

  兰恺昕:对,当时的场面特别壮观,路上的司机看见我们一直在笑。

  记者:这趟骑行最艰难是在什么时候?又是如何坚持下来的?

  兰恺昕:最困难的时候应该就是过秦岭的时候。秦岭上的山路都是依山而建,有很多很多的U行弯道。在那种弯道上,在起点就能看到终点,直线距离也就是一两公里,但如果推车从起点到终点就需要两三个小时。

  记者:为什么是推车?

  兰恺昕:之所以要推车,是因为坡度很陡,没有办法骑行。而且在气温很高的条件下走起来是很累的。

  我记得那天过秦岭的时候,有个地方,很多很多大坡道连在一起,一个小的上坡过完后又是一个小的上坡,如此折磨,让你的身体和精神收到严重的打击。不过困难归困难,但是秦岭那边的风景非常漂亮。天空很蓝云很少,都是被拉成一丝一丝的形状。山谷里的河流很清澈。在山上骑行,一边是悬崖,一边是河流,感觉非常舒服,可以说有苦有乐。

  记者:是如何克服这些困难的?

  兰恺昕:在当时那种情况下,人很容易变得烦躁,但我和父亲相互鼓励,把很长的大坡道分成很多很多个小坡道,给自己心理暗示,就是这个坡道推完了很快就是下坡了,下坡就在前面。当真正看到下坡就在前面的时候,那种心里的喜悦就把身体的疲劳冲的一干二净。就靠着这种信念坚持下来。

  记者:骑行过程中,你会接触到社会上的许多人,他们给你带来了什么样的影响?

  兰恺昕:在骑行中,给我影响最多的人,是遇到的那些和我一起骑行的人。其中有一个人我特别佩服,他就是那种把“穷游”的观念进行到底的人。他全身上下的装备,包括自行车,不超过2000块钱。吃的东西都是买一个黄瓜、买一个辣椒,用自己带的锅炒着吃。睡觉是自己带的帐篷,路边扎个帐篷就睡。更节约的是用一瓶矿泉水就可以给自己洗个澡。我说个数据你们就明白了,他从西安骑行到成都只用了80块钱,我真的特别佩服他。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骑行的过程中坚持下来。比如我在广元朝天那个地方碰到了一个骑行队,他们出发的时候8个人,但是第二天再见到他们的时候就只剩2个人了。当时我很为他们感到可惜。因为我觉得长途骑行虽然很累,但是很快乐,路上有风景,而且推到坡顶回头看,那么长的坡都被自己征服的那种喜悦,就不会让人感觉很累了。自己决定了说走就走,就一定要走下去。

  记者:经过这次特别的旅程,你有什么样的感悟呢?

  兰恺昕:这一次骑车教会我很多东西。骑行之前,作为“90后”,我很自命不凡,觉得天大地大都不如我大。骑车途中我发现,在山川大河面前,人类真是微不足道。很多骑车的人都把骑车当作一次朝圣。

  另一方面,这次骑车开启了我长途骑行的第一站。我听说,在欧洲的一些国家,他们是支持学生骑车长途旅行的,所以我打算大学四年要好好努力争取出国到欧洲,那样就可以在欧洲骑自行车了。

  记者:这次旅行也让你有了一个梦想,对吗?

  兰恺昕:对,有了梦想就有了前进的方向吧。

  记者:最想对父亲说什么?

  兰恺昕:对父亲的话,在骑行的路上,我们的关系得到了升华。出发前,我们是那种父亲命令,儿子执行的很传统的父子关系,但是在骑行的过程中,我们变成了互相鼓励互相支持的队友、朋友关系。我和父亲的感情到了一种升华。

  记者:有想过要感谢父亲吗?

  兰恺昕:肯定会的。因为开始我就说过要他做这个决定是更难的。在他的鼓励之下,我们互帮互助走完了这一程,也算是完成了我的成人礼。他亲手把我推向社会,让我变得更加成熟,所以我非常感谢他。

  记者:我们知道现在新生正在军训,骑行的经历对你的军训生活有没有影响?

  兰恺昕:影响肯定是有的。很简单,每天骑行100多公里,我的体质和耐力都是直线提高。参加军训的第一个感受就是军训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了。在之前,我都觉得军训是很痛苦很难忍受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非常简单。因为我早就完成了一个比这困难很多的任务。


  编后:苏轼云:古之立大事者,不惟有超世之才,亦必有坚忍不拔之志。兰恺昕的父亲对儿子这种独特的教育方式,会让兰恺昕一生受益。因为在那段漫漫长路上,各种美景、奇异的地貌环境和地域人文风情,应该是他头一次看见和品味。在走进象牙塔让灵魂继续溯向更深远处的海洋之前,兰恺昕已经先我们一步让身体比我们启程的更早些,也更远些。

  梦想执着,但更要付诸行动才是关键所在,兰恺昕,无悔的青春年华。

(摄像:李晓松;采访、撰稿:邹丹;照相:范围;视频采编:邹丹;网络编辑:陈静;微博、微信推广:马莎;媒体推送:吴晓恩)



相关链接:

人民网:http://edu.people.com.cn/n/2014/0919/c227065-25697477.html

网易校园:http://daxue.163.com/14/0919/18/A6HBPQCU009163JD.html

中国高校导航:http://daxue.163.com/14/0919/18/A6HBPQCU009163JD.html